<cite id="dl3fh"></cite>
<var id="dl3fh"><strike id="dl3fh"></strike></var><var id="dl3fh"><strike id="dl3fh"><listing id="dl3fh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<cite id="dl3fh"><video id="dl3fh"><thead id="dl3fh"></thead></video></cite>
<cite id="dl3fh"></cite>
<progress id="dl3fh"></progress><var id="dl3fh"><video id="dl3fh"><thead id="dl3fh"></thead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dl3fh"></cite>
<cite id="dl3fh"></cite><var id="dl3fh"><strike id="dl3fh"><thead id="dl3fh"></thead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dl3fh"><video id="dl3fh"></video></var>
<var id="dl3fh"><strike id="dl3fh"><thead id="dl3fh"></thead></strike></var> <cite id="dl3fh"></cite>
<var id="dl3fh"></var>
<var id="dl3fh"></var>
<cite id="dl3fh"></cite>

从创作意义上来说,雷同不可能是巧合

刀剑斗神传

《少年的你》

小说事件和人物可以源于真实生活,但需要你改头换面。

最近,一位女士找到我,说有一个故事她一定要告诉我,“非讲不可”。其实,这并不是她的故事,而是她的一位女性朋友的。那位朋友并不知道她会把这个故事公之于众。如果知道的话,那位朋友也许会很生气?;痪浠八?,这个故事并不真的需要被讲出来。

故事并不是具体的东西,你不能像把婴儿从医院带回家那样把故事带回家,将它慢慢培养壮大,然后把它推送出去,让全世界都知晓它。故事依赖于它的讲述者。这位其故事“非讲不可”的朋友并不知道她的故事需要被讲出来,也许故事的讲与被讲对她来说都无所谓,也许只有当认识她的人把故事与她本人对应起来,多多少少造成一些尴尬的时候,她才会在乎。对于她,这已不仅仅是一个故事了,而是一段人生。

我问那位女士,为什么她朋友的故事非讲不可。她回答道:“因为她快要死了?!闭獠⒉荒芩阕髡嬲脑?,因为事实上我们每个人都将死去?!笆枪赜谇嗌倌瓯┝Φ?,”她继续说,“这很重要,因为现在这种事这么多?!蔽椅仕欠褚压适赂谋喑尚楣估嘧髌?,或者是不是写成纪实类作品更合适。她对虚构类作品一窍不通,但还是想把它改编成虚构类作品,因为她想把故事伪装一下,这样朋友就不能“举证”了。

这些都是棘手的问题,但很多是源于个人的伦理意识的。一方面,你不能为聚会上所讲的故事、私底下透露的秘密或其他的任何人生经历获得版权。另一方面,你必须要顾及别人的感受,必须要意识到你所写的东西可能会在不经意间伤害亲情、毁掉友谊。

在这里,“无心之过”一词很重要,因为一些人脸皮太薄,而且不知道到底什么叫小说。也许,你的妈妈在你写的每个故事中都能看到她自己。你写的故事里有一个故事有这样的情节:妈妈扇了孩子一个耳光。你的妈妈读到这里,顿时暴跳如雷,“我从来没扇过你!”“这不是写你的,”你解释道,“这是小说?!惫艘恍』岫?,她的女高音又在你耳边响起:“我还不知道原来你在高中的时候就开始吸烟了,你这小兔崽子!”“妈,我并没有啊,这只是我编的故事?!庇惺焙?,你很直接地写你的朋友或亲人的故事,但他们根本就没意识到。但这也没什么可以庆幸的。

你可能觉得你的伊梅尔达阿姨又贪婪又小气,但她觉得自己是最慷慨大方的人。那么到底你们谁是对的?也许你才是那个贪婪小气的人,只是你把缺点投射到伊梅尔达阿姨身上了。无论如何,伊梅尔达阿姨读了你的故事,而且认为这是难得一见的好作品。她为你的创作感到自豪,还说要向她的朋友们好好夸夸你。那么此时此刻,你有没有感到一丝愧疚呢?

免责声明

“本故事纯属虚构。如有雷同,纯属巧合?!痹谛∷档目凡糠?,常有这样的免责声明。但这并没什么用。从法律意义上来说,免责声明并不能?;つ忝馐芊善鹚?,或者为你提供脱罪辩护。如果有人认为你的人物塑造并非真是巧合,并打算以诽谤或侵犯隐私的名义起诉你,那么这些免责声明并不能使你免责。

直白地讲,从创作意义上来说,雷同不可能是巧合。

即使有些角色并非来源于现实生活中的某个人,也很少有角色是凭空创作出来的。就像我之前提到的,一个角色常常融合了我们现实生活中几个人的特点。甚至连毛姆的朋友“薯条”也有混合体的特征。

很明显,“薯条”想要毛姆把他刻画成坦普尔顿,但毛姆赋予了他更多?!笆硖酢苯馐偷溃骸八罚┙曳殖闪巳鋈?,并且将这三个人写进了同一本书里?!蔽揖醯谜庋炊得鳌笆硖酢辈皇且桓龌旌咸?,而是一个分裂体,一个真实的人物分裂成三个角色——一个三棱镜?

即使这样,免责声明仍然是商业策略的一部分,有时会演变成一种艺术形式。弗雷德里克·??怂估谒摹肚蛎员始恰分?,就把免责声明变成了一门艺术。

如此看来,如果我们要写别人,好像总是要担心会不会因诽谤罪而被起诉,但其实并非如此。某次法律案件中,在法官判决后,麦克米伦说:“每个作家都从他自己的生活中提取东西,但会改写这些东西。我希望这个判决也能给其他作家一颗定心丸,继续做他们要做的事情?!闭飧霭讣皇游骷液统霭嫔痰囊桓鲋卮笫だ?,因为这个案例涉及的是书中的主角,而不是以往案件中的配角。

你几乎能因为任何事情被起诉,但这并不意味着官司会严重到开庭那一步。比如你的母亲起诉你,原因是你在小说中塑造的那个掌掴孩子的妈妈是以她为原型的,然后你的律师辩护道:“这就是为什么这是小说。每个认识你的人都清楚你从不打小孩?!闭饷匆焕?,你的母亲就撤回了诉讼,因为她毕竟是你的母亲。

所以当我们用真实的人物作为原型的时候,我们多多少少要谨慎。把现实生活中的人虚构成小说中的人物并不能自动地?;ぷ约好庥诜贪鹚?。此外,这些司法先例多多少少有些模棱两可、自相矛盾之处。虽然就像之前谈到的,越来越多的针对小说作者的控告最终都被驳回了,但辩护的诉讼费高得惊人,所以第一要务还是尽可能地避免被起诉。

对你来说,最好的辩护就是有角色原型的书面同意书。以下是你需要考虑的其他方面:

1.你所创造的这个角色,其原型是不是容易被人认出?

2.你是否把这个角色刻画得很讨人厌?

3.你是否想报复这个人?

4.真人到角色的变化是否仅是表面的变化?

5.你是否忘记告知出版社或编辑书中可能有的诽谤素材?

如果对于以上任何一个问题,你的答案都是肯定的,那么你必须修改素材。安全起见,尽量修改角色,能改多少是多少。改变性别或地点,使用综合角色。宁愿保守过头,也好过日后被人起诉。

当谈到获得素材的来源时,我们都有点怯懦。事实是,现实生活是小说的原料,真实的人是生活的原料。你无法避免写真实的人,人们也不希望你去避免。问题在于,小说写的是冲突和秘密。小说写的正是人们不愿面对、了解的那些事物。那么,怎么能避免破坏一段友谊呢?我要强调一下,并不是你写的关于另一个人的所有内容都会激起他的愤怒。通常他们会受宠若惊,原来他们生活中有某样东西是值得写的,很多时候情况是这样。但对于如何维持一段友谊,我的答案是:我也不知道。

我认为作家必须要尽可能规避……麻烦,不能伤害别人的感受。但同时,我也觉得他不能因为别人的想法和感受而停下来或干扰自己的写作。一个人的作品比他家人或朋友的感受更重要,这也是一种自私。自传写作会使你陷入一种处境,你必须在作品和生活两者中做出艰难抉择,不是一次,而是很多很多次。

我希望我能告诉你,如果你很谨慎,人品也好,在你的作品中就不存在伤害别人感受的风险。但是,这一点我想做却做不到。如果人们能在你没打算用他们做原型的角色里看到自己,那么在你有意以他们为原型塑造角色时,你又如何能预判他们对此的反应呢?如果你注定要成为一名作家,你对于写作的欲望一定会驱使你克服所有的顾虑。不管别人怎么想,你都会写你想写的。

亚伯勒说:“在商业及其他领域,你不得不做出一些商业行为,有时候这些行为合理,有时候会伤害到他人?!闭庖彩亲魑幻骷宜媪俚拿?。如果你真要摒弃自己和所认识的人的一切经历,那么接下来,你也就没什么好写的了。

当然,有一些案例如果发生在你身上,你恐怕就会放弃了。但我想留给你,用你自己的伦理观去判断。当我在爱荷华州读本科时,一个朋友告诉我一件不久前发生在她身上的创伤性事件。不幸的是,她也把这件事情告诉了写作工坊中的其他几个人。把秘密吐出来之后,她心里也轻松了。这些人里大部分都是可信任的,我也是其中一个,而且我根本没想过要把这件事写进书里。

如果以小说形式写出来,它也许会是一大段让人难以消化的六点钟新闻,肮脏污秽,耸人听闻。但我们其中的一位作家,写作工坊里公认的最烂的作家之一,觉得这可以是个非常精彩的故事。然后,他告诉她他准备写出来。她要求他不要写。没办法,他妥协了。但事实是他撒了谎。

所以我的朋友去向一位教授抱怨,珍妮·菲尔兹也曾向此人抱怨过。教授对她说了和对珍妮·菲尔兹说的差不多的话:你无能为力了,但你也不要太过担心,这本小说有可能不会出版的。然而,后来这本书出版了,而且搞笑的是,那个作家凭这本书拿到了数额最大的一笔预付款,大到我们都没见过。我们学到了第一课:烂书大卖。这次经历使我的朋友很不开心。

我的心情很复杂。我觉得,这个作家告诉她他并没有写她的故事,但事实上他写了,这并不道德。同时,我又觉得写作工坊以外的人其实并不知道这个故事来源于我的朋友。这件事对她造成了精神伤害。所以你该想清楚,你在把故事讲给谁听,谁是你可以信任的。

如果你的故事对你有意义,对你很重要,那就下笔吧。改装一下,能改多少是多少,然后再决定怎么处理。有时我们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会有罪恶感,但如果你下笔的时候慎重一点,如果你认真考虑了我前面所说的这些事情,也许创造出来的是一部美妙而复杂的作品。它既探究生活,又为生活欢呼,是一部你和你所有疯狂的朋友都认可的好作品。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买彩票的正规网站 奥运会官方票务网站| 煎丸子网| 网易同学录| 中国邮电器材| 叶弘博客| 晨报网| 住宅与房产信息网| 景顺基金| 香煎牛仔骨网| 鲍王闹府网| 浩竹猎头中心| 焖白鳝网| 辣味炸鸡翅网| 久久结婚网| 天涯社区| 干煸鳝鱼网| 五彩小炒网| 冰花雪莲网| 鸡丝米粉网| 大智慧网| 酷鹏网| 中国菏泽网| 炒面鱼网| 木瓜煲老鸭网| 甜椒滚潺菜汤网| 文明网| 中国赛艇协会| 网油鱼卷网| 土豆烧排骨网| 番茄山斑鱼汤网| 蜜瓜螺头鸡汤网| 京华时报网| 芦笋炒牛肉网| 赤水镇信息网| 草石蚕田鸡汤网| 银耳香菇鸡肉汤网| 百度视频| 小葱烧财鱼网| 红烧鱼骨网| 炒白鸽松网| 拌海蜇网|